Alice的影子C

…萌圈子和脑洞都很冷…然而又懒得自产粮…【望天】还是饿死得了。/世界末日永远不会来临。/哈哈哈lifeline再不更新我墙都爬回来了。【说完一脚掉进了脑叶坑】/关注需谨慎,更文什么的难道不是随缘吗✘【等等我居然还记得自己是个写文的】高三啦更随缘啦目前沉迷摸鱼啦

坑了的一个半成品各位我实在是肝不动了


---------------------
食用说明:
#严重剧透。
*部分借用《二十四格每秒天堂》的世界观。
*人物严重ooc,如果你觉得不适并且感觉有玛丽苏倾向,赶紧右上红叉。
*Alex相关,可能有隐藏cp向
*原本想短篇(……
*似乎已经弃了……但是脑洞还在。
*偷偷问问有没有想玩这个梗。)
_______准备好了就向下吧______
part.0
让我想想…
那件事情发生在EcapsDog公司决定关闭脑感电影院之前。
当时决定要看的,也只是一步普通的悬疑片。
和往常一样顺利的进入那个虚拟世界,到那个时侯为止都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可能因为我立flag总是秒收吧。
那些色彩强烈的画面铺天盖地的袭来,不给人半分时间缓冲,被迫接受这来自电影中的信息,等这波冲击过后,四周的景物才慢慢清晰起来。
现在,我坐在自己的车里面喘气,手里还握着一部手机,虽然挺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一辆车,每次影片刚开始的时侯,总有那么一点违和,不过很快就能适应的。
亚力克斯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警/察,这个人就是主角,没跑了。
至于我,亚力克斯为什么需要用手机与陌生网友联络呢?
刚刚电影强塞给我的那些模糊不清的画面在手机的一条条消息中解释着,作为一部悬疑片,这个悬念还是留的不错,可惜就是唐突了点。
被害人家中出现一个能喷火,绿眼睛,还能消失的女人。
这其实是科幻片吧?内心中清醒的认为这只是一部电影的部分吐槽道。
在对话中感觉自己越来越熟练了,即使那只是电影的提示,能像一个专业的条子那样注意到进入景点两次的皮卡,还是感觉有那么一丝丝的入戏。
"亚力克斯,为什么是个观景点?"
听到那个声音的时侯很难不被吓得一大跳,好像我刚刚似乎并不是在透过电子屏幕与人交流,而是对这个似乎在副驾上坐了很久的孩子讲述自己的奇闻异见。
这可能是电影的某种表现手法?直接省去了开上帝视角切换镜头到通讯那边的时间?
那个孩子还在看着我,等我回答。

part.1
像旁白一样响起的自述。
快要被奇异事件逼疯掉的警/察,与一个孩子讲述这件事情并成为搭档希望能一同办案,这展开也够奇怪的。
所有的心烦都写在脸上,从内到外的焦躁感。
电影在警告他,如果他不能进入角色的话,就只有被这种完全偏离了的疯子剧情折磨致死。
这使他不能再附在一个空壳上,那么就忘了自己的来处吧,现在他就是那个倒霉的警探亚力克斯了。
好吧,他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签那份保险单了。
他差点错过了那个提示,那辆皮卡已经堵在他的车后面。
然后的一切让他感觉到更加莫名其妙,面色苍白的人,那个绿色的盒子……让人感觉头晕目眩的盒子……
那一瞬间他真的非常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快跑!”
一声呵斥猛然响起,将他拉离了古怪的,绝对危险的东西的控制。
“跑向观景点。”没等亚力克斯提问,就得到了回答,这样也好,直接得到信息总比需要自己开口问要好。
跑,跑,跑,电影开头总会有那么一段激动人心的场面,令观众肾上腺素剧增。
如果不是正被两个标准的反派角色包围了,这个观景点的风景可是相当不错,也难怪他会选择来这里散心。
“你快跳!”
是的,是的,我知道,你烦不烦啊。
他想着,谁会接受这种白痴一样的提议方式啊,这根本就是命令吧。
深吸一口气,跳下峡谷,沿途数不清的树枝充当缓冲减速带。
那真的很疼,树枝扫在脸上的感觉就跟打耳光一样。
但他只有继续,哪怕自己几乎没有力气了,跟着他跑了一路的那个孩子却脸不红气不喘,一直像个幽灵一样的跟着他,一直跑到了这个保护区,依旧完全没有心情欣赏风景。
这时,在一个没有信号的地方,电话响了。

part.2
绿眼睛女人绝对是个反派。
虽然这么说有点迟了,但现在再肯定一遍也没什么关系吧?
他坐在自己车里整理思绪,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山姆?就叫山姆好了,他懒得回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而且他现在已经想快点到达终点了,这种一开始就虐主角的电影,真是太憋屈了。
“我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他这么自言自语道。
开车回家的时间好像被人剪切掉了一样,转眼间他就坐在了电脑桌前,查看着关于这件案子的文件,而山姆--姑且就这么称呼吧--这个小孩子听他讲述案件的时侯太认真了,简直与年龄不符,甚至不害怕血淋淋的谋杀案现场,就是问题多了点,以及提到那种晶体的时侯太过好奇。
现在小孩都这么重口吗?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
他说这话的时侯,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眼神不对,说话的语气也不对,好像就在和自己看不见的东西交谈一样。
“别管它,它挺烦人的。”
“去和被害人的同事们谈谈。”
又来了,命令一样的语气。
不过看完案件后,他认为自己终于找到那种感觉了--世界本该如此,他能破案,然后走到终点,顺顺利利的回家。
无需担心那个什么绿。

__我发现自己还是忍不住段子体__
"山姆!"
"你才山姆呢我跟你说了我也叫亚力克斯!"
“我们怎么可能都叫亚力克斯,所以我要叫你山姆。”
“警察叔叔别闹!”

part.3
当他发现那辆似乎在跟踪他的车辆时,那个孩子在后座睡着了,这导致他不得不在到达目的地后把他叫醒并忍受他的起床气(???)。
直到他们走进那个富有现代化气息的大楼,乘坐会发出"叮"的声响的电梯时,那个声音才重新响起。
"亚力克斯,我也讨厌电梯。"
但是当到达五楼,将要出去的时侯,这家伙又闹脾气不肯下电梯。
他只好一个人去面对死者的同事,和一个青春靓丽小助理,一个父爱如山的上级,还有一个脸上写着自己有问题的可怜炮灰打交道。
这部电影塞给人信息的方式还真是简单粗暴,大半的时间都拿来听别人讲述,他都要怀疑破案到底是不是主线剧情,毕竟这也太轻松了,那个一看就觉得不爽的,拉德-罗斯,如果嫌疑人就在这三个里面的话,就是你了!找个理由带回局里严刑拷打逼供吧!然后我好回家睡觉。
可是不行,电影中什么都得按电影的套路来,哪怕大家都看出来了最后却说不定还会有"为什么是你"这样的台词啊。
或许也不是所有电影都那么烂大街?

part.4
"亚力克斯,你的搭档给你发信息说,雷德的妻子已经上飞机了。"
回到车里就看见那孩子半躺在后座上玩手机,蓝光照在脸上像鬼一样。
他刚想说那样看手机眼睛会瞎而且你用的是我的手机,对方就嫌弃地扔给了他一瓶除汗剂顺便告诉他休斯顿直飞奥斯汀不到一小时要走最好快点。
简直令人火大,施发号令的人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去机场的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僵持着。
不过亚力克斯怀疑他是不是又睡着了。
亚力克斯很擅长和被害人的家属聊天吗?哦,是的,当然,应该如此。
而且他觉得自己面前这位年轻的女士一点也不像受害人,他最后把她送到了她姐姐家,虽然有什么地方很奇怪。
一条条渐渐明朗的线索,引出更多可以调查的谜团,他很肯定自己还走在正道上。
他又去了一次犯罪现场,询问了关于尸体的事情,还看了血迹和轮胎印。
他一眼就看出了那里不对劲,电影在隐晦的提示着他。
"方向不对。"闪过一瞬间的灵感,答案脱口而出。

part.5
身旁的山姆终于露出一副吃瘪的表情,目光呆滞的愣在原地,台词被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见了吧,我才是主角。

评论

热度(16)